广西科协欢迎您!
【“创争”力量】杨章旗:不谈“顶天”,专注“立地”的育松人
654651
来源:广西科协 发布日期: 2019-05-29 

     

    【人物简介】

      杨章旗,男,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科学研究院用材林所所长,博士,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长期致力于马尾松遗传育种和栽培工作,经过30多年的科技攻关,取得了马尾松育种体系构建、良种选育、良种基地建设、高效培育等多项国内领先水平的重大科技成果。

      在业内流传着这么一句话,"世界松香看中国,中国松香看广西"。松香又称松脂,是松类树干分泌出的树脂,不仅有很高的药用价值,而且有很大的经济效益,这里面,松脂的母体松树是关键。

      老话儿常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养树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可要想提高松脂的产量就要培育新的松树品种,有人愿意致力于此吗?

      有!广西林业科学研究院用材林所所长杨章旗——一个几十年如一日爱松惜松的"育松人"。

      初入杨章旗办公室,记者着实被眼前的一片木棕色"惊艳"了:椅子是木质的、茶几是木质的、办公桌是木质的,就连书架也是由极为简单的木条"组建"的。"遗传学"、"基因组学"、"生物学信息"等相关书籍错落有致地"挤"满了书架。再加上办公室位处七层,凭窗远眺,目之所及都被绿色填满,仿佛置身自然,恬静舒适,竟颇觉有"世外桃源"的雅趣。

      "较之以前,我们现在培育的松树有了很大的进步……"跟随杨所长的介绍,我们渐渐走入了他的育松生涯……

    ▍"误入"这行,坚持了33年

      一个人一辈子在一个地方坚持做好一件事儿是种什么体验?

      1986年大学毕业后,杨章旗就一直在广西林科院从事松树新品种培育工作,到如今已是第33个年头。

      说到为什么会选择林业这个学科,杨章旗羞涩一笑,用"误打误撞"来形容。

      "高中时期,我其实是比较喜欢文史的,但是当时流行'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于是我就学了理科。"

    ▲杨章旗(前排左三)在林场介绍优质松树生长情况

      "我们那个时候还是估分填志愿,我觉得自己的成绩应该在重点院校和普通院校之间,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填了几所重点大学,没想到被华南农业大学林学系录取了。毕业的时候老师说我成绩还不错,不如去做科研吧,于是就被分配到了广西林科院……"

      "身不由己"的选择让他"误入"这行。而这"误打误撞"的缘分,他已经坚守了33年。

      "初来研究院时条件艰苦,我们那个时候很简单的,一间办公室,几张桌子拼在一起,一名老师父、一位女同志、一个技术人员、一个工人,再加上一个初来乍到的我,松树课题组就我们五个人组成。我最年轻就很自然地被"使唤"扫地打开水。哈哈哈……"杨章旗回忆起刚毕业的那个夏天,觉得十分有趣。

      我国松树的育种研究起步于20世纪70年代,所以杨章旗在工作之初,没有太多可供参考借鉴的资料。

      "我在刚工作的时候,我们课题组一共是选出了601棵优树,保存下来的有464棵……"这些数据他烂熟于心,随口说出时不免让人深感惊讶。他接着说,"所以我们的前期工作就是选择和收集优良种质基因,有了这个基础才能做研究,我记得我的第一篇科研文章经过了八年的时间……"而八年是多少个日夜,轮回了多少个阴晴圆缺,他身上又负着多少的科研压力。

      杨章旗可以说是我国马尾松育种的"元老"级专家了,正是这种兢兢业业、脚踏实地的科研态度才能为马尾松的选育研究打下坚实的基础。

      经过了这33年的科技攻关,杨章旗在马尾松遗传改良、生产力水平和产业化程度方面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使育种体系构建、良种选育、种质资源管理、良种基地建设、高效培育等多项科技成果达到国内领先水平。

    ▍不断寻找优良材料,建成国内最大的松树种质基因库

      目前,杨章旗及其团队建成国内最大的松树种质基因库,收集松树优良种质资源5216份(无性系2954个,家系2262个),向桂、粤、赣、湘、黔等省区提供优良种质1000多份,优树无性系穗条3万多条。

      而这一切都源于他锲而不舍的寻找。

      "在广西做松树的选育工作,那你至少得把广西你认为最好的松树种质资源收集起来吧。这个工作我们花了差不多30年的时间,不能说全部收集了,但是大部分种质我们都收集到了……为实现优质种质的高效管理利用,我们建立了种质资源的表型物候及生长、DNA遗传位点、木材材性、松脂产量和组份数据库。"

    ▲马尾松种质基因库

      这30年间,杨章旗除了到广西各地林场选择和收集优良种质外,还要进行遗传测定,"不能说我们到了一片林子,长得最高最好的就是最优良的基因型,它可能还受到环境因素的影响,这些都是需要我们进一步测定判断的……当然,经历过病虫害、大风侵袭之后,一片松林中还有那么几棵长得还可以的,那我们可以初步判定它可能有抗病虫、抗风特性。"是啊,科研从来都容不得一点的主观推测,讲究的是反复对比实验后的论证。

      就这样,杨章旗几乎跑遍了广西林间山头,这期间,既有收集到优良种质的喜悦,也有因种质资源被破坏的扼腕叹息。

      在一次走访中,杨章旗遇到了一位采松脂的朋友,朋友迫不及待地和他分享自己最近见到一棵可以年产150斤松脂的松树,这是很高的产量了。

      "树呢?在哪儿?"杨章旗迫不及待地问道。

      "一个月以前砍掉了……"朋友答。

      "我当时就傻了,因为松树被砍掉了,就意味着彻底就没有了,这是不可逆的事情,再想找到一棵产量这么高的松树是很难的,这种现象也是极其罕见的……"说到这儿,杨章旗还是情难自抑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他是发自内心的感到遗憾了。一句"我当时就傻了"虽然让人觉得眼前的老杨有点可爱,但更多的确是深深地无奈。

      除了收集优质的种质资源外,在松树种质基因库建立的过程中,杨章旗及其团队还对优质树种进行杂交改良,并在全区统筹布局多世代多目标良种基地,建立了一代、改良代和二代种子园6186亩,平均增益分别达32.7%、19.7%和24.5%,稳步提高了种子园的产量和良种品质。除此之外,还建立了马尾松高产脂及其它松树种子园3000多亩。

    ▲马尾松杂交育种

      "想过这几十年的付出可能没有收获吗?"

      "我们没想那么多,付出了只要坚持总能有收获和成果的,只是成果大小的问题"。可能这就是做科研最好的心态了吧。

    ▍主攻定向培育,做到特定产品定向供应

      "松树全身是宝",枝干可用于建筑、桥梁、造纸等,松针叶可加工成含有40多种营养成分的松针粉,松花粉可作为一种珍贵的天然高级营养食品原料,松香和松节油更是重要的工业原料,松脂还是绝妙的防腐剂与驱虫剂……

      怎样做到"物尽其用"?制作房子、家俱的松树怎样变得又直又粗,不用热磨再加工?单株松树的松脂产量和质量怎样提高?松花粉如何才能具有更高的营养价值?……

      定向培育更优质的松树,成为了杨章旗又一努力的方向!

      "在这个定向培育工作中,我们下一步要做的就是定向到具体的深加工产品去。这个事情我们也正在做,包括团队组建、技术联合方面……"杨章旗向我们介绍,目前,他希望在团队建设方面能够有更多跨专业的人才加入,这样才能保证研究的多元化和专业化。

      说到定向培育的进度,杨章旗说,目前团队在松树高产脂的定向培养方面已有了相应的成果,已经建立起了1500多亩高产脂种子园,并进入了大规模造林阶段。在"一带一路"的背景下,本着科技外交的原则,广西林科院与越南国家林业总公司达成了初步的合作意向,高价值松脂树种被重点"点名"引进。

      "这么一路走过来,你会发现其实科研越做越有内容可做……",在外人看来枯燥无味的工作,竟被他说得很有意思了。若不是真的热爱并且深扎进去了,怎么会这么乐得其所。

    ▍"立地"为本,"传承"精神

      松树的选育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亦不能一蹴而就。

      "有时候我就在想,我们做了三十年才培育到第二代,我们的目标就是要把这个数字,无论是从产量还是质量,还是从它的用途上面,一定要把它做到极致。而这个目标它不是说一代人两代人就能做完的。他可能要几代人长期做下去……"杨章旗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透着坚毅,还有丝果敢。

      是啊,这确实是个需要代际传承的活。

      "你认为团队精神最重要的是什么?"

      "坚持和传承",我们做基层科研工作的谈不上"顶天",但是必须要做到"立地",脚踏实地,再一个就是要坚持做下去……"

      一次,团队里的一个年轻科研人员把自己想要主攻的科研方向跟杨章旗做了汇报,杨章旗很是高兴,看着年轻一代科研工作者有想法是件很欣慰的事情。但是他转念又说:"你想好了就要坚持做下去,别做个两三年就放弃了,那我觉得这个是不行的。"作为"领路人",他总能在关键时刻给予你一剂清醒剂,并督促你坚持下去。

      "热爱科研"、"科研自由"是杨章旗一直所提倡的,这样不仅能够激发科研工作者的热情,还能让大家在自由成长的氛围里各尽其能,突破创新,凝聚团队的最强大力量,促进科研进步。

    ▲杨章旗(右一)介绍优质松树情况

      正是这样的团队责任感,杨章旗培育了首批"八桂学者"等创新团队,带领的"松树资源培育及产业化关键技术创新"团队,在设岗5年间,获省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二等奖2项、中国林学会梁希林业科学技术奖二等奖2项。

      "杨所长,这个需要您审批一下……"采访临近尾声时,他又接到了工作。

      "你们这个树苗要抓紧培育起来,多育些,别等种的时候不够就麻烦了……"杨章旗"例行"般地嘱咐着。

      短短1个多小时的采访,他接了两通工作电话,处理了三次文件。

      TIPS:主要科研成果及荣誉简介

      多年来,杨章旗一直致力于马尾松的育种研究,并取得了多项成果。

      构建了系统完善、资源丰富的育种群体。建立了分别由1178、464、41、53、411个无性系组成的育种群体、一代繁育群体、一代核心群体、1.5代高增益群体和二代繁育群体五类育种群体,实现了育种材料的高效管理利用。建成国内最大的松树种质基因库,收集松树优良种质资源5216份(无性系2954个,家系2262个),向桂、粤、赣、湘、黔等省区提供优良种质1000多份,优树无性系穗条3万多条。

      统筹布局了运行高效的良种基地。建立一代、改良代和二代种子园6186亩,高产脂等其它定向培育目标种子园3007亩,创新集成种子园高效建园和管理等技术措施,稳步提高种子园的产量和良种品质。

      科学建立了覆盖全区的试验示范基地。围绕多目标多世代遗传改良和高效培育技术,科学布局松树各类试验示范林,包括1个核心研发基地、3个杂交育种试验基地、14个遗传测定试验基地、12个区域试验基地、8个良种示范基地和10个栽培试验基地。覆盖全区的各类试验示范林25117亩,为松树人工林产量、质量和效益的提升提供了技术保障。

      遗传改良成效显著,生产力水平稳居全国前列。广西马尾松一代和二代遗传改良的总体增益和规模均处于国内领先水平,两次创新国内马尾松生长最高记录,居全球200多个松类树种前列。

      创新"研究-示范-推广"体系,实现成果高效转化。在全区马尾松核心产区的国有林场以标准化形式建立了36个优良家系示范林10片,面积6000亩,以示范促推广,实现研究成果的高效转化。在广西、重庆、福建等3个省区市推广良种造林86万亩,新增产值27.88万元、利润18.65亿元,积极开展成果转化,近2年实现成果转化和技术服务20项,经费106.55万元。

      近两年来,主持包括"十三五"国家重点研发、广西创新驱动重大专项等在内的国家或省部级重大科技项目8项。获广西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二等奖1项、三等奖1项、中国林学会梁希林业科学技术奖二等奖2项。主持选育植物新品种1个,审定良种8个;获发明专利授权5件,主持制订行业标准2项、地方标准5项。发表论文30多篇,编著或合作出版专著2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