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科协欢迎您!
【“青科”娇子——广西科技青年风采录】陈健:女性乳腺健康的“守护神”
654651
来源:广西科协 发布日期: 2019-01-04 

      个人简介:

      陈健,药理学博士,桂林医学院基础医学院院长,教授,UCLA访问学者,广西肿瘤免疫与微循环调控重点实验室副主任。主要从事基础医学的教学、科研、管理工作,并长期致力于异黄酮类植物雌激素对乳腺癌的研究,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3项、广西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1项,广西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2项,在多个项目的支持下组建了广西异黄酮类植物雌激素研究团队。  “你的理想是什么?”“我长大要当一名医生……”少不经事的我们,大多都曾梦想过长大后当一位令人尊敬的“白衣天使”,不分昼夜,与病魔抗争,成就千家万户的健康喜乐。但殊不知学医这条道路并不简单。

      古语有云:“药为治病之器,可以除疾,亦可杀人。若知之不详,用之不的,小错则延误治疗,大谬则关系生命。故医者于药不可不精。”医学是关乎人类生命的严谨学科,也是一个“精英群聚”的学科,这就要求从业者要有专业的知识储备和医学素养。因此,医学生只有走过漫漫的求学路,才能到达学成的彼岸。

      陈健,历经12年的打磨,学有所成,回归故里,专注教学,潜心科研。近5年来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总影响因子大于100分。其中以第一作者、通讯作者发表SCI论文20篇;IF>5分的论文6篇,他引总数412次,2篇论文获选ESI全球Top1%“高被引论文”。此外,陈健还荣获广西自然科学奖二等奖1项,三等奖2项,入选第二十一批广西“十百千”第二层次人才工程,获得实用新型专利2项;培养博士1人,硕士6人;作为实验室副主任,成功申报了广西肿瘤免疫与微循环调控重点实验室基地,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

    ◇ ◇ ◇

      “校二代”成长为药理学博士

      说起什么是“基础医学”,陈健顿时来了兴致,他这样简明扼要地告诉记者:“基础医学可以说是现代医学的源头,主要是为医学生打好基础,几乎占据了他们学习医学的一半时间。”

      其实,基础医学属于基础学科,是研究人的生命和疾病现象本质及其规律的自然学。其所研究的关于人体的健康与疾病的本质及其规律为其他所有应用医学所遵循。包括人体解剖学、组织学和胚胎学、生理学、药理学等等学科在内的均属于基础医学范畴,医学院的学生只有全面系统地了解和掌握基础医学的综合知识之后,才能真正地进入到临床医学的学习当中。

      基础医学不仅为学生们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基础,同时也为他们今后的科研工作铺平了道路。由此可见,基础医学在医学领域有着重要的基奠作用。

      那么,陈健又有着怎样的求学经历呢?

     

    ▲陈健(右一)同广西第十四届青年科技奖获得者杨一华(左一)、杨晓波(中)合影

      “用大家的话来说,我是‘校二代’,从小就在桂林医学院的大院长大,邻居都是医务工作者,我父母也在医学院工作,所以自然而然地就对医学产生了兴趣。耳濡目染下,也就选择了从医作为我这一生的追求。”

      1998年,陈健考入桂林医学院进行临床医学专业学习,大学成绩优异的他,2003年毕业后直接留校工作。2005年,陈健进入到广西医科大学药学院攻读硕士,2009年开始在四川大学基法学院进行药理学的研究深造,并获理学博士学位。受益于桂林医学院“百名博士教授引进工程”项目,博士毕业后的他又重归母校任教。

      “当时博士毕业之后,我的导师也建议我留在成都发展,那里起点高,有着更好的科研条件,但是我是桂林人,求学期间得到了桂林医学院的诸多帮助与支持,所以就想着回来为母校做点儿事情”,一句简单朴实的话,却饱含着陈健浓浓的母校情结,不忘母校培育之恩,尽己所能回报母校,这不仅是陈健由衷的心声,也是他身体力行并践行着的信念。

      回校工作后,陈健就紧锣密鼓地开始了他的科研、教学工作,并一直致力于乳腺癌的药理研究,提出乳腺癌的发生发展与非编码RNA有密切关系,而异黄酮类植物雌激素很可能通过干预micRNA、lncRNA构成正负反馈环路,影响下游信号通路磷酸化水平,对乳腺癌细胞产生作用。这一创新观点的提出,很可能找出异黄酮类植物雌激素对乳腺癌细胞共同上游靶点,从源头上阐明该类化合物对各种乳腺癌细胞的作用。

    ◇ ◇ ◇

      揭开东亚地区女性乳腺癌患病低的秘密

      乳腺癌是女性健康的一大杀手,已成为当前社会的重大公共卫生问题。据流行病学调查,乳腺癌多病发于欧美国家,特别是美国,每五、六个美国女性中就会有一个病发者,这是一个很大的概率,但是东亚地区(包括中国、韩国、日本等)女性患乳腺癌的几率远远低于欧美国家。

      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当东亚地区的女性移民到美国后,其本人及其后代患病率也会有所提高。研究表明,这是由于东方饮食(尤其是豆类食品)当中异黄酮类植物雌激素的含量较高,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东方女性的乳腺癌发病率。

     

    ▲广西科协副主席梁宏(左)慰问陈健博士(右)

      相关研究表明,雌激素与乳腺癌的发生发展有着密切关系,雌激素主要通过雌激素受体干预肿瘤细胞的增殖、凋亡和细胞周期。而植物雌激素,因结构相似于雌激素,可以与雌激素受体结合,从而产生拟雌激素或抗雌激素的作用。

      目前,国内外对植物雌激素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异黄酮类药物上,其中染料木黄酮、毛蕊异黄酮、芒柄花黄素是异黄酮类植物雌激素的代表药物,因为它们的结构相似,且体内外作用存在相互重叠的情况。

      而令人遗憾的是,大多数异黄酮类植物雌激素对乳腺癌作用的研究仅仅停留在药效学阶段,并且大多数异黄酮类植物雌激素的研究结果受体内外激素浓度、药物纯度、动物条件、仪器设备、人员操作等多方面干扰因素影响,存在着很大差异,特别是异黄酮类植物雌激素的研究由于受到各信号通路的相互影响,从而未能找到真正作用的共同靶点,使得其开发成药品及保健食品等受到了限制。

      因此,在细胞、分子、动物水平探索异黄酮类植物雌激素干预乳腺癌细胞生理活动过程中,揭示其作用靶点,提高其在临床应用中的有效性,开发靶向治疗药物就显得十分重要。

      于是,陈健带领科研团队展开了长达5年的项目研究,功夫不负有心人,科研团队终于完成了基础阶段的研究,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明确了毛蕊异黄酮等异黄酮类植物雌激素干预不同类型乳腺癌的分子基础,并提出了其对乳腺癌细胞及其他细胞的不同作用。这对确切揭示异黄酮类植物雌激素的共同作用靶点及今后靶向药物开发具有指导性意义。后续,陈健将带领团队继续开展研究,对现有化合物进行结构修饰,改进不足,为临床药物开发及应用提供全面准确的依据和精确的标准。

    ◇ ◇ ◇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屈原的诗句最能形容陈健及其团队的科研心路历程。科研工作往往充满着艰辛与汗水,这一过程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得,但是只要坚持求知的信念,总会有所收获。

      “2012年,我从四川大学回来后,这边还没有开展相关项目的研究,虽然学校很支持,但是周围的博士还比较少,科研氛围没有很浓厚,科研经费也存在一定的压力……”回想起当时的情形,陈健话语中仍旧充满着感慨。

      万事开头难,他并没有因此而退缩,在学校的支持下,他找到了几位志同道合的博士,组建起了团队,在有限的条件下开展起了研究工作。经费紧张,实验耗材使用拮据,他们就自己想办法,能重复利用的就重复利用,能减半使用的就减半使用,甚至有的时候还当起了发明家,自己动手制作实验所需的器具,精打细算成为了常态。

      “我觉得能够取得成功,团队的力量功不可没,且大家要相互鼓励!”陈健一直很注重团队的力量。其实,团队中成员大都有自己的教学工作,项目研究往往都是利用课余时间来完成的,周末节假日加班,窝在实验室里吃盒饭是常有的事情。

      “我记得2012年7月那个暑假,我们回到学校,一整个假期都在实验室里做实验。”是啊,能让人产生深刻记忆的经历都是刻骨铭心的,丰硕的成果也往往是团队一起努力付出所取得的。陈健教授很感恩团队队员们一路的相伴与扶持。

      “与时俱进,加强交流”是陈健秉持的科研创新态度。2017年,他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深造,他充分利用这一年的时间,常常在实验室工作到深夜。在为实验室基地带回先进的科研理念和程序的同时,最让陈健感慨的是我们国家改革开放40周年来所取得的发展变化。

      据陈健介绍,目前我们国家的实验设备和国外已经没有多大差别,“无论是在科研人员的薪酬待遇上,还是在医疗条件和科研体制上,我们国家跟欧美发达国家的差距都在进一步缩小,这得益于我们国家强大的执行力……”说到这儿,陈健按捺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充满了民族自豪感。

      目前,陈健每个学期还有100课时的教学任务,虽然面临着教学和管理的双重压力,但陈健依旧抽出时间用于科研工作。平时手头上的事情他会尽快做完,更多的时间还是会钻进实验室,跟团队进行交流,查看实验进度,思考一些实验的新思路、新方法。对于自己的兴趣爱好,陈健总是能合理地分配好自己的时间,平衡好其他工作。正如鲁迅先生说的那样,“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愿挤,总还有的”。

    ◇◇◇

      乐观平和的“羽毛球高手”

      “我觉得自己比较乐观,平时也爱交朋友,我现在的愿望就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完成好自己的工作,争取做出一些更大的贡献。”陈健说到。大隐隐于市,一颗乐观平和的心,一种不断开拓进取的精神,很好地诠释了陈健这样一位新时代科技工作者所具备的优良品质。

      “羽毛球高手”是陈健的另一个标签。工作之余,他常常选择打羽毛球作为自己减压和锻炼的方式,还曾代表学校去参加过比赛。谈到工作与家庭之间的平衡问题,陈健顿感内疚,繁忙的工作时常让他抽不出身来照顾家庭。但是,他的语气中又充满了幸福,“很感谢家人,特别是妻子,给予我支持,做我强大的后盾。”记者仿佛也感受到了来自陈健家庭的那道幸福光环,温暖而有力。

      关于未来,陈健表示还是会一如既往的配合学校地工作和安排,2020年母校会申请相关学科博士点,陈健也会以此为中心开展一系列的工作,并为之努力,尽快达成这一目标,从而培养出更多更优秀的医学专业人才。在科研方面,陈健依旧不会放松自己,主要工作就是继续改进毛蕊异黄酮、芒柄花黄素两种药物的改构体,使其能够尽快地应用到临床当中去或者研制出能够投入市场的药物,服务并造福于乳腺癌患者和易感染人群。

      广西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离不开像陈健这样的许许多多的为之努力奋斗的科研工作者。他相信,广西的未来会变得越来越美好,人民的生活也将会越来越幸福。对于广西科技创新的发展,陈健希望,在科研经费的管理上能够更加合理,在政策层面上能一定程度地给科技工作者“松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