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科协欢迎您!
她让装载机跑上高原——记第八届中国青年科技奖获得者谢萍
654651
来源:南方科技报社 发布日期: 2005-11-17 

      机器特有的刚性和女性特有的柔和,使人很难在装载机和谢萍之间联系起来。可是,在广西柳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装载机室里,有三分之一职工是女性。作为装载机室主任,谢萍更是凭着在装载机研发等方面的贡献,使她荣获了第八届中国青年科技奖和2004年度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称号。
    “世界大腕”向她低头
      谢萍说,其实她也没想做什么大事情,就想把自己手头的事做好。可正是这样的想法,让她把柳工制造的装载机“开”上了高原,让世界级的同行对她刮目相看。
      装载机上高原,这是一道世界级的难题。海拔4500米以上高原的低温、缺氧、强紫外线辐射等恶劣因素,极易使工程机械患上起动难、功率下降、金属材料变脆、橡胶密封材料快速老化等“高原病”。为此,许多工程机械厂家对青藏高原市场既垂涎三尺,又望而却步。
      国外很多品牌的装载机,上到3500米以上,机器就开始冒黑烟,功率下降50%~60%,只能发挥一半的功率,寿命、油耗等损失都很大。结果就连卡特、康明斯、道依兹等国际品牌工程机械公司也只能面对“高原屏障”喟然长叹。
      凭着“柳工式”的韧劲和钻劲,谢萍率领她的团队,在众专家开发研究的基础上,融合20多项国际水平的先进技术,应用到柳工的装载机上,率先解决了海拔4500米以上工程机械应用的世界性难题。这个名叫柳工牌ZLG50G高原型特种装载机的研发成功,填补了国际空白,属国内外首创:该装载机在4500米以上高原工作,实现功率基本不下降,与在平原上几乎一样,这是第一家能上这么高的地方工作的装载机!
      2001年8月15日,38辆柳工牌高原型特种装载机整齐排列在拉萨布达拉宫前。这单供货合同近千万元,创当时国内同行业的历史标值新高。这不仅标志着ZLG50G系列打入建设青藏铁路的行列,更意味着,颇具实力的法国卡特、日本小松等世界“大腕”级的装载机厂家最终在海拔3500米的高度向柳工机械“俯首称臣”。
      这几年,50G系列装载机的销售情况一直不错,国际上对ZLG50G高原型特种装载机的评价很高,订单很多都是几十台上百台的。在国内,同行也把50G系列装载机作为模仿的对象。ZLG50G高原型特种装载机获得了十多项专利,不少奖项也接踵而至——广西产品优秀成果一等奖,中国机械工业科学技术一等奖,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
      功劳都是别人的
      说起获奖,谢萍却先说起自己的“不足”:这次中国青年科技奖,很多获奖者来自科研机构和院所,拿的都是航天等比较大的研究项目,而我们手头的是一些基础性、产业化的项目。说起来,技术含量与别人相比相差很远,差距很大。
      在谢萍眼里,她得了第八届中国青年科技奖,但功劳要算企业、产品和同事的。“我们做基础工作的,能做出一些比较突出的成绩,这跟企业领导重视、企业的发展战略、企业文化是分不开的。作为柳工一分子,我能评上这个奖,跟我们企业的影响也是分不开的,因为这几年柳工的业绩一直都排在前面,在科技创新等方面,公司给我们创造了很好的条件。”
          1986年谢萍才到柳工,用她的话说是“来得比较晚的,主要是跟前面的学长、前辈踏踏实实地做了一些事情。”
          谢萍猜测,可能是因为这一系列装载机产品的因素,公司把谢萍和其他两位同志推荐去评选了广西青年科技奖。
      再后来,还可能是因为我们有了ZLG50G高原型特种装载机这个产品,“我们有幸为公司做这个事情,最后把我的名字留了下来,报到国家去参评中国青年科技奖。”
      谢萍说,“我也没意识会拿这个奖,我想即使不是我本人,换了同时上报的两位同事,也会因为企业的影响力和高原型特种装载机这个产品,获得第八届中国青年科技奖。”
      谢萍说,其实只要企业给我们提供平台,大家都能做得很好。  
    机器就像人一样
      人在一个行业工作时间长了,总会产生一些感情。谢萍就喜欢把机器比做一个人。她说,“机器其实跟人差不多,它也有心脏,有呼吸,有生命。”
      她这么比喻,人到了高原心脏可能受不了,会有一系列的高原反应,机器上了高原同样也会有“高原反应”。研发高原型装载机,就是要解决这一系列的高原反应问题。
      高原上有很多情况不一样,由于气压低,高原上的水在75℃左右就开了,而机器正常工作要达到90℃,这就要新型的机器要保证在这个温度下水不能开,否则水分会很快蒸发掉,最后会烧掉机器。
      在东北高原,零下30℃的低温经常有,机油会冷却,机器仪表在这种情况下会看不见,金属也会出现冷脆情况,机器在这种情况下能否低温冷启动。另外,在高原上空气只有60%的含氧量,风沙也大,要解决散热、防止沙进“内脏”等问题……
      谢萍说,解决了这些问题,机器这个“人”才会活得下去。
    有疑难找谢萍准没错
      谢萍在柳工从事装载机研究已有10多年,她谦逊好学,广采博收,打下了扎实的业务根底。同事喜欢用 “游刃有余”来形容谢萍对装载机技术的稔熟,因为大至整机,小至部件,谢萍莫不了然于胸。
      在装配装载机过程中,往往不是一装就行。如果装配过程中没全面检查,往往会出现一些大的批量的故障,有些故障甚至很多专家都没见过。在装载机生产出现“疑难杂症”时,大家都会不约而同地说“找谢萍来。”谢萍来后,一番“望闻问切”之后,往往就“拿捏”到位,对症下药病症全解。
      谢萍曾带队处理过一台装载机,价值38万元的车子已用了半年,出现车子无力的情况,当时货款还没结完,车主提出要退车。公司派去了好几批专家现场检验,但一直没有找到故障原因。
      后来,谢萍带了10多个技术人员和测试设备,专门赶到东北去处理。去的前几天先是摸情况,最后检查就确定是发动机出问题,确定问题所在后,谢萍专门集中一天处理这台机子,当天还一直搞到晚上12时,终于排除了故障。车主很感动,车款拿回来了,车主也再没提出退车。
      像这样为公司处理故障、挽回损失的例子,谢萍也不记得有多少了。她说这些事情很平常,“像公司的其他前辈、专家也都是这样的,经常出去处理故障,挽回不少损失。”
      从北京领回第八届中国青年科技奖的奖杯后,谢萍仍然觉得自己“渺小”,要多向专家、前辈学习,“我们公司里获得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称号的专家、前辈有好多位,我得这个奖不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