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科协欢迎您!
广西科技工作者建议2009年第2期总第20期
654651
来源:广西科协 发布日期: 2009-06-05 

      2009年5月12日,广西科协举行防控甲型H1N1流感专家座谈会,邀请广西畜牧兽医学会、广西微生物学会、广西预防医学会部分专家学者座谈。与会专家学者就公众如何预防甲型流感,养猪户如何应对甲型流感疫情对养猪业带来的冲击,党委、政府如何组织防控甲型流感疫情等问题进行研讨。特别就在甲型流感疫情冲击下如何防止生猪价格大幅波动,推动广西养猪业健康发展问题进行了专题研讨,并向政府及相关部门提出如下建议:

     

         一、广西近期猪肉价格波动情况及原因

     

         广西猪价自2008年5月开始下跌,由原来每公斤18-20元下跌到甲型流感前的12-14元。

     

         今年4月份全球暴发甲型流感疫情后猪价下跌更快,生猪由原来每公斤12-14元下跌为9.5-10元,15公斤小猪由每头400元下跌为300-320元,降幅为20—25%。市面猪肉价格由原来每公斤20-22元下跌为18-20元,降幅为10%。

     

         猪价下跌原因有五:

     

         1、周期性下跌。

     

         2007-2008年,因猪源短缺,猪价一路攀升。经过2-3年的高价运营后,猪价逐步回落。这是市场规律所致;

     

         2、生产出现过剩。

     

         由于前两年猪价暴涨,加上政府财政补贴,养猪户积极性很高,而且内外商也纷纷投资养猪业,生猪过度扩张。至2008年冬开始出现供大于求的苗头;

     

         3、全国性猪群结构不合理。

     

         据有关部门统计,2009年3月底全国生猪存栏量为4.49亿头,同比增长8.5%,比正常水平高9.5%。能繁母猪存栏为4942万头,同比增长20.3%,比正常水平高20.5%。母猪存栏占生猪存栏的比重为10.6%,处于历史较高水平。如此庞大的能繁母猪基数,催生了我国生猪生产供大于求的局面;

     

         4、宏观经济影响。

     

         早在甲型流感疫情暴发前,由于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不少城市企业不景气,大量农民工返乡,影响猪肉消费量,导致猪肉价格下跌;

     

         5、甲型流感疫情影响。

     

         甲型流感起初被称为猪流感,人们谈猪色变,影响消费心理,不敢吃猪肉或尽量少吃猪肉。

     

         二、在甲型流感疫情严峻的形势下,对广西猪肉价格和生猪生产波动趋势预测

     

         温暖潮湿多变气候利于甲型流感病毒繁衍,所以5-9月份可能还会持续受到影响。从现在起至10月份前猪肉价格将会在盈亏平衡点上下徘徊,甚至往下波动。目前肉猪饲养成本每公斤为11.00-11.60元,而市场售价为9.60-10.40元,每出栏一头100公斤肉猪要亏120-140元。

     

         夏秋两季气候炎热,属猪肉消费淡季。而2007年底及2008年初扩建和新建猪场的生猪也将在这段时间投放市场,供大于求的矛盾将更为突出。加上甲型流感影响,猪价还会继续走低甚至触底。

     

         在这期间,生猪生产面临严峻考验。部分小、中型猪场及农民养猪户因资金不足,管理不善,疫病繁染,抗风险能力差,可能倒闭,重现2006年挥泪宰杀母猪的局面。经受不了亏损压力的农民养猪户和小、中型猪场面临破产,生猪饲养量下降,又可能导致2007年猪肉供不应求的紧张局面再现。

     

         但大型规模化养猪企业有较强的抗风险能力,只要因应措施得当,一般会走出低谷。所以,预计明年春节前猪价将有所回升,然后有规律地进入一下轮高价期。

     

         三、生猪生产下滑对养猪业及民生的影响不可低估

     

         养猪业在广西经济链条中的地位十分重要。广西生猪生产居全国第八位,属养猪大省。去年我区水产畜牧业产值超千亿元大关,生猪产值占了600亿之多。养猪业已是广西农业的主要支柱产业,是农户增收的主要来源。

     

         猪价大起大落最终伤害的是农民和市民的切身利益,同时也影响到消费者的日常生活。并将伤及广西养猪业,最终影响广西国民经济的良性发展,影响到广西经济的全面复苏。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政府及时出手保护养猪户利益,其重要意义与严防甲型流感一样重要。

     

         四、几点建议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广西养猪业的发展最终需要交给市场来调节,政府的力量是有限的。

     

         但是,由于我区养猪业规模化、产业化程度还不高,市场体系建设还不完善。这就需要政府出面,需要政府实施科学的宏观政策并保持其有效性,需要政府在产业与市场体系建设方面做大量的工作。在此,特提出如下建议:

     

         (一)在生产环节方面

     

         1、加强对养殖户的技术指导。

     

         进一步推广普及科学养猪知识尤其是标准化养猪技术,加强生猪品改工作,以帮助养猪户提高产量,降低成本;加强指导养猪户采用科学饲料配方,保证生猪生长所需的营养,以提高生猪抗病力;加强指导养猪户科学建造猪舍,并做好圈舍的保洁和消毒工作,确保生猪产品安全上市,以帮助养猪户提高应对风险的能力。

     

         2、严格生猪产地检疫和屠宰检疫。

     

         严格生猪出入境检疫,禁止从省外、国外引种,猪场生猪只出不进,以防带入病源。加强疫病防控和监测力度,严格生猪产地和屠宰场所及流通各环节检疫,杜绝不合格猪肉上市。

     

         3、改进财政补贴手段和方式。

     

        (1)掌握好财政补贴的时机。

     

         一是出台财政补贴政策要及时。

     

         当生猪市场出现某些苗头时,要及时采取补贴措施,否则会错失良机。例如,在2006年初,当养猪户因养猪不赚钱而宰杀母猪时,政府就应当及时出手,稳定母猪种群规模。但政府当时却没有及时调控。如果当年政府出手及时,很有可能能够避免2007-2008年的猪源短缺现象。

     

         二是停止实行财政补贴政策要及时。

     

         当市场行情出现转折迹象时,要及时停止实行财政补贴政策。例如,2008年猪肉价格继续上涨,农民已经开始盈利。这时候,养猪户不需要补贴也会扩大养殖规模,靠市场调节基本可以在一段时期后稳定供给。但此时国家仍然担心农民积极性还不够高,继续进行母猪补贴。从而加剧了母猪种群的进一步扩大,各地盲目发展,投资生猪产业成了时尚。造成不久后开始出现生产过剩,为日后的价格大跌埋下了隐患,导致2008年下半年生猪价格骤然下降。这是过去 20多年来价格下降速度最快的一次!

     

         目前,猪价已经往下走,已经到了盈亏平衡点,养猪户宰杀母猪的现象又将会重现。这时政府应当及时出手,稳定母猪种群规模,避免造成下阶段供给危机。如果延迟到养猪户大量宰杀母猪时才补贴,到那时恐怕已经无法扭转局势了。

     

        (2)掌握好财政补贴的力度。

     

         与会专家学者认为,前两年对养猪的财政补贴力度偏大,致使一些社会资本也投入养猪。建议政府在养猪行情不好时,根据成本价和市场价的差价,按比例补给亏损部分的50%-80%。不能全补,不能亏损全由国家包,养猪户自己应承担部分,自行以盈补亏调节。在政策调节的同时还要借助市场之手来调节。

     

        (3) 掌握好财政补贴的角度。

     

         前两年政府财政补贴是以能繁母猪和符合环保标准的猪舍面积为对象。与会专家学者认为,补贴能繁母猪是科学的,但补贴标准猪舍则需要斟酌。一些地方就出现过新进资本建好标准猪舍还没买猪就得到了大额补贴的现象。为此建议调整补贴标准猪舍的方式。同时,鉴于这一波猪价下跌速度较快,建议政府在保持原补贴母猪的基础上,适时对出栏肉猪进行补贴。建议按成本价和市场价的差额,按比例补贴差额部分的50%-80%,由国家和养猪户共同承担市场风险。

     

         4、全面推行生猪保险。

     

         对由于疾病或灾害导致的生猪死亡,由保险公司给予一定金额的赔付,由政府对农民购买生猪保险给予一定的补助,以降低养殖风险。

     

         5 、提高生猪产业组织化程度。

     

      猪价的阶段性波动增加了养猪户的风险。在猪价大幅波动的情况下,农民养猪户往往是受伤害最大的。因为,无论是在疾病防控,还是在生产效率、规模化经营、节约资源、应对经营风险等方面,规模化、集约化养猪企业均有明显的竞争优势。而这些优势,农民养猪户是不具备的。

     

      专业化、集约化、规模化养猪是发达国家养猪业走过的路,它有利于平衡市场,避免产量和价格的大幅波动。但是,广西目前规模化、产业化养猪的程度不高,大量的农民养猪户的是养猪的主力军。面对猪价阶段性大幅波动的风险,鼓励和扶持养猪户联合起来成立养猪专业技术协会或农业合作社,不失为一种较好的办法。农民养猪户参加养猪专业技术协会或农业合作社,有利于提高应对市场风险的能力,提高在销售环节的话语权。

     

        (二)在流通环节方面

     

         1、建立国家主导的猪肉产品储备库。

     

         在猪肉过剩、猪价触底时,建议政府大力支持相关企业储存猪肉和深加工肉制品,运用猪肉储备的吞吐机制进行市场调控。

     

         建议增加市级冻肉储备,将其增加到不低于当地居民7天的消费量。以丰补歉,缓解供求矛盾,调节市场价格,平衡往后市场供应。

     

         2、建立补偿机制,稳定产业发展。

     

         对因市场动荡遭受损失的养猪户进行补贴,以减轻养猪户尤其是农民养猪户的负担。或下决心建立政府主导的价格风险保障机制,为今后农民发展养猪业解除后顾之忧。

     

         3、建立和完善生猪价格发现与预警机制,提高市场信息的灵敏度,引导农民合理存栏。

     

         建议以县为单位,建立生猪市场信息机构。每个月或一季度公布一次养猪业信息报告。包括生猪、猪肉市场价格变化、生猪出栏和预计下阶段出栏数量、饲料价格等信息,让养猪户早预防、早准备。

     

         4、建立生猪期货交易,加快推动生猪期货上市。

     

         通过期货市场的套期保值功能锁定市场波动的风险,从而反过来指导市场参与者,促进生猪产业的健康发展,避免暴涨暴跌造成的投资损失。

     

         5、不断完善市场体系,出手干预“暴利环节”。

     

         生猪生产上下游链条上一般有养猪户——猪贩——屠宰场——批发商——零售商等多个环节。多年来,无论猪价是涨是跌,亏损或者赚得最少的始终是养猪户(尤其是农民养猪户),而其他几个中间环节则无论涨跌都有利润可赚。甚至是猪价越跌,他们越有赚钱的机会。在猪源短缺的时候,他们抬高批发价,进而拉动肉价上升,受伤的是市民;在猪源丰富的时候,他们一方面控制进猪量,压价收购生猪。一方面控制市场供给量,继续保持较高的批发价。受伤的是养猪户,市民也没有得到实惠。

     

         养猪业一头连着农户的钱袋,一头连着市民的餐桌。在目前的市场机制条件下,政府和养猪户(尤其是农民养猪户)始终被困在“贵亦忧,贱亦忧”的怪圈之中,只要价格大幅波动,最着急的是政府,最受伤的是养猪户,最“稳坐钓鱼台”的是几个中间环节经营户。而养猪户信心不足,又将引发新一轮猪价波动。

     

         现在是政府出手干预的时候了。

     

         6、加强对产业链条的整合力度,建立养猪产业发展联动机制。

     

      建议探索建立“种猪场+饲料厂+养猪户+屠宰场+零售商”的联动机制,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以减少中间流通环节的开支。同时避免哄抬饲料、猪肉等物价的价格战,各经营个体各得其所,互惠互利。

     

        (三)在消费环节方面

     

         我国居民的肉类消费60%来自猪肉。政府在为猪流感“正名”后还要加强宣传力度,让消费者尽早走出吃猪肉会得甲型流感的误区。

     

         建议政府职能部门领导像处理香蕉、桔子等“贱价危机”时那样,带头吃猪肉。同时动员机关、学校、厂矿食堂多采购猪肉,以拉动消费,促进猪价回升,推动养猪生产正常运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