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科协欢迎您!
进一步加强我区防治艾滋病工作的建议
654651
来源:广西科协 发布日期: 2018-08-06 

      基于艾滋病疫情的严峻形势,为有效控制艾滋病的传播和蔓延,我区自2010年起在全区范围内开展了防治艾滋病攻坚工程。工程实施8年来,我区艾滋病防治工作自2012年起连续6年取得了减少艾滋病新发感染人数和降低病死率的“降两率”显著成效,即每年新发现报告艾滋病的病例数由2012年的12229例降至2017年的8680例,减少了29.02%;每年报告艾滋病死亡病例数由2012年的3888例降至2017年的2600例,减少了33.13%,我区多年来艾滋病疫情快速上升递增的态势出现了“拐点”。其中,到2017年底,我区每年新发现报告病例数、报告当年死亡数由2009年位居全国两个第一,分别下降至第四、第三位(预计2018年将分别下降至第五、第四位),尽管如此,艾滋病作为一种潜伏期长可防可控但不可治愈的严重的慢性致死性传染病,在我区的防控工作仍然任重道远。

      一、我区防艾攻坚仍然面临巨大压力和困难

      (一)疫情基数大,农村地区严重,农民是患病主体。我区历年累计报告艾滋病病例数(截止2017年底为124282例)居全国第三位,基数大,疫情重,相当于全国排位后16个省市区历年累计报告数的总和(我区存活病例数79810例,相当于全国排位后14个省市区存活病例数的总和)。全区所有县(市、区)、98%的乡镇均有病例报告,2017年新发现报告艾滋病病例中,97.81%是性途径感染、90%是农村人口、近90%为初中及以下文化程度。全区疫情呈弥漫性分布,疫情已从高危人群向普通人群扩散,农村地区和老年人群报告艾滋病感染数增大。

      (二)性传播难以有效管控,成艾滋病防控干预的瓶颈。我区的艾滋病97.81%经性途径传播(其中异性传播占91.28%,男男同性传播占6.53%)。据统计,全区艾滋病感染病例中女性所占的比例逐年增加,男女比例逐年下降,由2010年的4:1下降到了目前的2.66:1(全国为3.56:1)。据调查,我区既往随访发现的感染艾滋病失足妇女,有90.76%来自中低档场所,由于缺乏有效管理,有34.8%已失访。在随访到的感染艾滋病失足妇女中,有29.15%仍在从事卖淫活动故意传播艾滋病。大多数阳性暗娼具备很强的传播能力,使得艾滋病呈几何级倍数传播,成为艾滋病传播的重要桥梁人群和重要源头。近几年,随着全区公安部门打击卖淫嫖娼力度加大,暗娼人员由原来的固定场所卖淫转为通过发放卡片、QQ微信平台、电话等方式从事卖淫活动,传播更加隐蔽,预防干预难度更大,给艾滋病防治工作带来了巨大挑战。

      (三)队伍不稳,专业技术人员流动性大。长期以来,我区一线的防艾医务人员面临着待遇低、风险高、压力大等问题,难以得到家庭、社会的理解与支持,导致部分职工不安心工作,防艾专业技术人员流动性大,队伍不稳定。另外,随着我区防艾工作力度的加大,目前我区的艾滋病既往感染者已经陆续进入发病期,需要治疗的病人数量急剧增加(截止2017年底我区在治病人为63589例),但现有的医疗收治条件远不能满足现实需求,加之愿意从事艾滋病临床诊疗工作医护人员积极性不高,给我区艾滋病治疗工作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四)涉案艾滋病患者监管难,影响社会的稳定。当前,由于绝大部分市、县尚未在公安监管场所设立专门的监区,公安部门对涉案艾滋病患者往往是“抓了放、放了抓”,涉案艾滋病患者收押难的尴尬局面日益凸显。一些违法犯罪人员甚至把身患艾滋病视为“护身符”,在社会上反复实施“两抢一盗”、卖淫嫖娼故意传播艾滋病等违法犯罪活动,严重影响着社会治安稳定和群众安全。

      二、巩固我区防艾攻坚成果须多管齐下

      (一)强化防艾攻坚责任,发挥部门优势创新分片包干。建议各级党委、政府要坚定不移贯彻落实《广西壮族自治区艾滋病防治条例》,严格执行“政府领导责任制度、协调机构工作制度、多部门参与制度、防艾工作保障制度”,切实落实政府目标责任制,实行行政责任制和责任追究制。按照《多部门分片包干艾滋病重点市县艾滋病防治工作方案》的要求落实艾滋病防治各项措施。特别要强化重点地区实行政府一把手负责制,将防艾攻坚纳入政府工作重要内容,纳入各级政府绩效考核,使全区艾滋病疫情不反弹、不反复。

      (二)加大宣传力度,持续提高群众防艾意识。建议自治区党委宣传部门牵头深入实施全区艾滋病“警示性”宣传教育工程,负责协调新闻媒体主动报道我区防艾工作进展及其成效和定期播放公益性广告,不断发挥“互联网+防艾宣传”的正能量宣传作用。各级政府重点针对农村地区、低学历、农民工、流动人口、留守农村老年人等人群开展适合各地民风民俗特点的形式多样的防艾“警示性”宣传教育,将艾滋病防治知识教育纳入基层文化建设内容,对辖区群众开展有针对性的防艾“警示性”宣传教育,加强农民工、流动人口、留守农村老年人等重点人群的艾滋病危害警示性宣传教育和精准防控干预。持续推进防艾知识宣传“教育进课堂、图画进公厕、远教进支部、电影进村屯、传单进农户、海报上村头”,不断加强农村、城乡结合部、公共场所、建筑工地等重点地区的宣传教育工作。教育部门要加强小学和初中阶段学生的艾滋病防治宣传教育工作,将艾滋病防治知识纳入小学和初中毕业考试命题范围,不断加强性道德、性知识、性安全与法治教育,正确引导性取向,有效提高学校防艾宣传教育效果。

      (三)从源头抓起,切实提高艾滋病传染源的管控能力。建议公安部门加大对嫖、娼、吸毒三类高危人群的打击和管理力度,坚持“零容忍”堵源头;加强与卫生部门的信息共享,对辖区内暗娼、嫖客进行摸底排查,对阳性暗娼、阳性嫖客登记造册并加强管理,减少传染源活动机率;重点打击在城乡结合部、乡镇、村屯的卖淫嫖娼违法活动,减少高危性行为发生。建议设立自治区级刑事特殊监区,专门收押涉案罪犯;设立以市级为单位的行政特殊监区,收容治疗涉案艾滋病患者和故意传播艾滋病的阳性暗娼、阳性嫖客,从源头上控制艾滋病的传播。建议卫生部门进一步完善公共娱乐场所服务人员定期健康体检制度、加强阳性配偶(性伴)检测及告知管理、发挥规范化性病门诊防治艾滋病的前哨作用。

      (四)加强医疗救治,维护艾滋病患者就医权益。建议尽快完善以五个区域治疗中心为核心,市级治疗点为主干,县级治疗点为延伸的艾滋病治疗关怀体系,争取早日实现我区存活的艾滋病患者人人都能得到医疗救治。强化医疗机构首诊负责制,坚决杜绝推诿或拒绝诊治。强化医疗卫生机构协调工作机制,推广检测、咨询、诊断和治疗的“一站式”服务,优化工作流程,切实缩短从检测到治疗时间。推进对符合条件的艾滋病机会性感染病人的医疗救助工作,加强医疗救助与基本医疗保险、大病保险和其他社会救助制度的有效衔接,切实减轻患者医疗负担。

      (五)加强基层防治队伍建设,积极推进防治重心下沉。建议不断提高全区各级艾滋病实验室、直接接触艾滋病感染者/病人的一线医护工作人员的待遇,设立防艾特殊岗位津贴,鼓励他们爱岗敬业,减少基层防艾人才流动,确保艾滋病防治工作的稳定性。全区各地充分利用县、乡、村各种资源,进一步推进县、乡、村三级艾滋病防控网络规范化建设,每个乡镇、自然村都要有防艾专干、村医负责艾滋病防治工作;逐步将艾滋病宣传教育、疫情监测、感染者和病人随访管理等职能下放到乡卫生院、村卫生室,使县、乡、村三级人员都承担起相应的艾滋病防控任务,解决基层艾滋病防治工作“谁来管、管什么、怎么管”的问题。

      (六)积极整合社会资源,动员社会力量共同参与。充分发挥工会、共青团、妇联、红十字会、工商联、艾滋病防治协会等人民团体和社会组织以及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等有关基层组织在艾滋病防治工作中的作用,通过购买服务或提供技术、物资支持等方式,积极鼓励和支持其在宣传教育、预防干预、关怀救助等方面开展工作。动员企业并鼓励志愿者积极参与艾滋病防治工作。民政部门支持相关社会组织注册登记,有关部门认真履行业务主管单位职责。

      建言专家简介:

      葛宪民,广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科技顾问、主任医师(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历任自治区卫生防疫站副站长、自治区职业病防治研究院院长、自治区工人医院院长,2011-2014年任自治区卫生厅艾滋病防治处处长,历年来获国家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卫生部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广西优秀专家等荣誉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