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科协欢迎您!
【"创争"力量】秦大燕:勇攀技术高峰,不断创造精品工程
654651
来源:科普中央厨房 | 北京科技报 发布日期: 2020-04-01 

      他因"机缘巧合",与广西路桥结缘;他以行业领先为己任,不断钻研攻克多项桥梁技术难题;他不断创造精品工程,只为心中"将天堑变通途"的美好愿景。

      【个人简介】

      秦大燕,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广西路桥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兼总工办主任,第五届中国公路学会青年专家委员会委员,长期从事桥梁领域技术开发与工程攻关工作,先后主持、指导多座特大桥和大桥的施工,解决了多个重大公路桥梁建设关键技术难题,尤其是在钢管混凝土拱桥、斜拉桥施工技术方面取得了多项重大创新性成果。

    ▲广西路桥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总工办主任秦大燕

      在广西路桥集团,提起秦大燕,大伙儿都不吝赞美之词,夸他技术好,爱钻研,能吃苦,特踏实。从2004年大学毕业,秦大燕就进入广西路桥集团,十多年来,他用点点滴滴的实际行动告诉和影响着无数路桥人:在这个奋斗的年代,只要肯钻研,肯奋斗,一定能够为我们的祖国建设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经过一代又一代工程师的努力,一定能够把我们拱桥的建造技术做到世界领先。

      ▍与路桥结缘,赶上好时代

      在世界桥梁业流传这样一句话:世界桥梁建设21世纪看中国。目前中国的桥梁建设水平,已经位于全球的第一梯队,75万座桥梁正在将中国的城市和乡村连接在一起。

      每一座光鲜桥梁的背后,都有一群默默奉献的造桥人。为了一座大桥的建成,造桥人可能把数月、数年甚至数十年的年华都奉献了出来。秦大燕,就是这千千万万造桥人中的一员。

      来到广西,与桥梁工程结缘,秦大燕认为是"机缘巧合",也是因为"赶上了好时代"。

    ▲秦大燕(左一)在施工现场进行技术指导

      2004年从重庆交通学院毕业后,秦大燕就告别重庆家乡,远离亲人,来到了广西路桥集团工作。那个年代,一本大学文凭在手,找工作并不难,土木工程又是热门专业,选择机会更多。提起当时的选择,秦大燕仍记忆犹新。在众多招聘企业当中,他发现广西路桥做法有点不同,他们认真地面试每一个应聘者,加深双方的相互了解。"这个态度让人感觉很踏实,我被打动了",为此,秦大燕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来广西。

      在大学读书的时候,秦大燕的专业方向是隧道工程,参加工作后,他接到的第一个项目却是贵州玉三高速公路舞阳河特大桥,并被任命为工程工区长,负责现场施工管理。为了尽快"上道",了解和掌握桥梁建设施工方面的工作要领,秦大燕非常刻苦用功,白天他在工地现场管施工,晚上顾不上休息,又去找项目的工程师们学习研究施工方案和相关技术,还学着做计算、电算,"白加黑"成为了他当时的工作常态。

      "幸好有师傅的谆谆教诲,领我入门。"秦大燕坦言,当时路桥行业刚起步,专业技术人才比较缺乏,所以大家群策群力,在老前辈的指导下,一边实践一边摸索,逐一把难题解决。

      ▍奇思妙想 攻克"世界桥梁第一跨"

      勇攀技术高峰,不断攻克科研难题,是秦大燕一直以来的最大心愿。秦大燕攻克"世界桥梁第一跨"的故事,至今仍令广西路桥人津津乐道。

      广西平南三桥全长1035米,主桥为575米中承式钢管混凝土拱桥。大桥的建设,开创了在不良地质条件下修建大跨径拱桥的先河,建成后将变成世界最大跨径的拱桥,成为世界拱桥发展史上又一座里程碑及中国桥梁国家新名片。

    ▲"世界第一拱"平南三桥主拱实现高精度合龙

      在该工程最关键的拱圈安装施工阶段,秦大燕作为项目总工程师,一直奋战在第一线,仔细检查塔架拼装的每一个构件,宽厚、尺寸、焊缝质量,甚至每一颗螺栓孔的精度都严格把控。整个项目建设过程中,他带领团队攻克了一项又一项核心技术,从创新使用臂联墙施工技术,到研发全新的缆索吊运系统,再到装配式塔架系统,最终形成了600米级拱桥施工技术。

      秦大燕表示,成功攻克平南三桥的拱圈安装难题,得益于波司登大桥的施工经验。波司登大桥是跨径达530米的中承式钢管混凝土拱桥,也曾被誉为"世界第一跨"。波司登大桥采用钢管混凝土格构式扣塔,最大节段重量34吨。扣塔高度较高,节段吊装重量大,焊接工作量大,安装程序复杂……这不仅刷新了广西路桥的历史记录,在同类型桥梁施工中也十分罕见。

      当时带队直面这个世界级挑战的项目总工程师,正是秦大燕。他并没有被困难吓退。他认为,"现象可能是复杂的,但是规律一定是简单的",所以他就查阅大量资料,去研究相似项目的情况,努力找出相关规律,"找到了规律,施工中遇到的难题就有办法解决了"。最后,秦大燕从电力铁塔安装中得到启发,和技术团队设计出了摇臂抱杆吊装系统。最后将高133米的波司登大桥宜宾岸扣塔,分成12节段吊装,其中,6个锚箱因重量较重,被分成6段单独吊装。用汽车吊拼装22米的第1段,然后在扣塔中心安装万能杆件立柱及爬升式摇臂扒杆,用扒杆按20米一段整体起吊安装。

      摇臂抱杆吊装系统不仅有效地解决了施工难题,同时还为项目节省了约200万元的建设用材。而秦大燕,也成为把摇臂抱杆吊装技术从电力施工行业引进路桥施工行业的第一人。此外,他还带领技术团队攻克了多项大桥建设技术难题,为钢管混凝土拱桥向更大跨径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

      ▍不断钻研,以行业领先为己任

      秦大燕认为,无论在哪个领域,都要不断地钻研与学习,才能保持领先。他以行业领先为己任。得益于这种持之不懈的钻研精神,秦大燕和团队才打下一场又一场漂亮的硬仗。

      2004年至2006年,秦大燕参与建设贵州舞阳河特大桥,设计拱内安装挂扣体系,74天完成拱圈的安装施工,创造了当时国内同类桥梁施工速度最快记录。随后,秦大燕参与厄瓜多尔巴巴奥约河大桥海外工程项目建设,提出高性能移浆护臂成孔工艺,解决了细沙层钻孔的难题。2009年至2012年,秦大燕担任合江长江一桥项目总工程师,带领团队攻克了多项技术难题,研发了500米级钢管混凝土拱桥建造核心技术,该技术被推广应用于云贵高铁、南盘江大桥、贵港郁江大桥等工程,获得2018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秦大燕(左一)与技术员在施工现场

      最让广西路桥人骄傲的是,2011年9月26日,巴巴奥约河大桥通车典礼隆重举行。满载着兴奋和惊奇,总统车队从Duran岸轻快地驶上大桥。2公里长的大桥护栏以赤橙黄绿青蓝紫等7种颜色,将大桥点缀成七彩的长虹。在通车仪式的讲话中,科雷亚总统先后8次表达了对广西路桥的赞誉。

      在三年多的时光里,秦大燕带领团队从桩基施工告捷到墩身施工结束,从箱梁预制的圆满完成到箱梁安装的胜利会师,从合拢段如期完工到铰接段施工的尘埃落定,从架桥机拆除的神奇速度到桥面系施工的稳步推进,一个接一个的胜利证明了广西路桥的雄厚实力。

      此外,广西路桥在施工过程中廉洁自律,为中厄关系进一步提升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因此,厄国议会半数通过将巴巴奥约河大桥命名为:国家团结大桥。

      鲜为人知的是,大桥自2008年底开工建设以来,遇到了许多难以想象的困难。如大桥进行桩基施工时,遇到大量的粉土、砂质层。在缺乏造浆材料的情况下,泥浆含砂率随着钻孔深度而增加,因此泥浆质量极差,排渣困难,严重影响施工进度和质量。秦大燕带领团队通过分析和摸索,采用了泥浆净化措施,提高排渣效果,改善泥浆的质量,确保钻孔质量和施工进度。这些处理措施对粉土、砂质层桩基钻孔施工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另外,针对巴巴奥约河大桥施工工期紧、工程量大、物资设备缺乏、标准体系不同等难点,秦大燕带领团队采用节段短线法预制施工,全桥预制节段数百个。预制施工中利用计算机数据处理软件和精密测量仪器精确控制预制梁体的几何线形……最终,有效保证了工程质量与进度,赢得了国外友人的交口称赞。

      ▍勇攀技术高峰 不断创造精品工程

      秦大燕自工作以来,先后主持、指导多座特大桥和大桥的施工,解决了多个重大公路桥梁建设关键技术难题,尤其是在钢管混凝土拱桥、斜拉桥施工技术方面取得了多项重大创新性成果。

      马滩红水河特大桥是柳州至南宁高速公路改扩建工程的控制性工程,也是目前国内在建高速公路桥面最宽、用钢量最大的钢管混凝土拱桥。大桥分左右两幅桥,全宽达59.2米,主体钢结构约14500吨。

    ▲秦大燕(右一)与现场技术员验收叠合梁安装质量

      在指导该桥施工过程中,秦大燕考虑到桥梁宽度太大,原缆索吊装系统已不适用等因素,积极启动设备改造技术研究,开发了新型扣索转向索鞍、缆索起重机用双跑车等,既提高了缆索系统横移施工的效率,也保护了缆索系统各构件的损耗率和受损几率,成果获5项实用新型专利。在对缆索吊装系统风致振动的研究中,秦大燕引入基于"过程最优,结果可控"的CFST拱桥斜拉扣挂一次张拉施工优化计算方法,不仅能够实现对合龙时线形的控制,而且能够对各吊装施工阶段的线形进行控制,计算效率高、精度好、各扣索索力均匀性良好,能较好地实现对CFST拱桥施工线形全过程控制。

      2017年,秦大燕为补充完善钢套箱、钢套箱的细部设计、结构优化及加工制造等内容,着手开展广西地方标准《钢套箱及钢吊箱围堰设计与施工技术规范》的起草工作。2018年,装配式作业在当下社会基础设施建设高峰期中凸显出的绝对优势,他结合公司的施工经验,参与了广西地方标准《预制装配整体式混凝土综合管廊技术规程》《预制装配式混凝土桥梁技术规范》的编制工作。

      管取得了不少不错的成绩,但秦大燕依然不忘初心,坚持扎根一线。他把荣誉奖励当作一种肯定,也看成是一种压力,告诫自己工作要越做越好。每一次接到新任务时,秦大燕总告诉自己,要把问题研究在前面,要在技术上多探索多研究。每建设一座桥,努力做到探索出一些新问题,积累一些新心得。

      "我们今天取得的成绩,都是靠老一辈工程师、专家积累下来的良好基础。我们现在相当于是接了上辈人的班了。"秦大燕希望,通过每一个路桥人的努力,把广西乃至中国在拱桥领域的优势传承发扬下去,使得品牌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忆往昔,车马劳顿一路艰辛,风吹日晒汗渍成霜,现如今,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不管是亮丽如彩虹横跨长江的波司登大桥,还是跨径达575米、刷新波司登大桥跨度的真正"世界第一跨"——平南三桥,每建设一座桥梁的时候,秦大燕都有一个不变的愿景,那就是誓将天堑变通途。他深知,随着一座桥梁的竣工使用,城市势必借此契机迎来新一波的发展利好,而交通设施的完善,也将会让百姓的生活居住水平得到极大的提升。

      TIPS:主要科研成果及荣誉

      秦大燕自工作以来,始终秉持"求实创新、拼搏奉献、团结协作"的科学精神,先后主持、指导多座特大桥和大桥的施工,解决了多个重大公路桥梁建设关键技术难题。参与的工程项目技术成果荣获2017年度广西科技进步二等奖、2018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以第一人发明《一种装配式重型钢管支撑装置》《一种索鞍横移系统及索鞍横移施工方法》《一种采用装配式重型钢管支撑装置的临时墩施工方法》等。参与发明《塔架组立装置及塔架组立装置组立钢管混凝土塔架的方法》《大型钢管混凝土结构管内混凝土真空辅助灌注方法及灌注系统》等。

      2015年,荣获第十三届广西青年科技奖;2016年,荣获第十一届中国公路青年科技奖;2017年,荣获第九届中国公路百名优秀工程师奖;2018年,荣获首届广西创新争先奖。参与完成《提升式摇臂抱杆安装塔架施工工法》《真空辅助法灌注拱肋钢管混凝土施工工法》《千斤顶斜拉扣挂连续浇注拱肋混凝土施工工法》等国家级工法。参与广西地方标准《预制装配整体式混凝土综合管廊技术规程》《预制装配式混凝土桥梁技术规范》《钢管混凝土拱桥施工技术规程》的编制工作。(农立尧 何春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