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科协欢迎您!
关于我区北部湾近海岸区域主要环境问题修复和强化管理的建议
654651
来源:广西科协 发布日期: 2016-11-03 

      近十年来,尤其是在《广西北部湾经济区发展规划》实施后,北部湾经济区发展迅猛,与此同时,海洋经济也顺势发展。2015年我区海洋生产总值达1098亿元,对全区生产总值贡献率增长至6.5%。社会经济发展带来的快速城镇化与工业化深刻改变着北部湾海岸带地区土地利用与覆被、产业结构与工业项目布局,由此带来北部湾近海区域景观生态发生显著改变,环境负面效应逐日凸显。

      一、北部湾海域水质下降趋势明显,陆域土地利用改变较大,生态环境质量不容乐观

      (一)海域部分。广西北部湾海域面积约4万平方公里,目前海水质量总体保持良好水平,但近岸局部海域污染依然严重,海洋生态环境质量不容乐观,主要表现为:

      一是水质下降趋势明显。北部湾海域一、二类水质面积已从2010年的89.6%降至2015年的71.7%,水质状况级别也从“良好”降至“一般”;沉积物污染增加,氮、磷污染物数量增长,2015年入海污染物数量已达390070吨。(数据来源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海洋环境质量公报》)。

      二是赤潮生物出现频繁,生物多样性破坏,海洋环境损害风险增大。2014年年底以来在钦北防三市的近岸海域出现球形棕囊藻异常增殖现象;生态服务型自然海岸线严重萎缩,仅占我区现今总岸线的6.20%;湿地生态系统的严重破坏,单一成片的人工养殖池面积达38903.95公顷;红树林、海草床和珊瑚礁系统损害,外来物种(互花米草、人工种植异地红树林种等)大量入侵,均显著增加了北部湾近海环境的脆弱性。

      (二)陆域部分。1990~2013年北部湾近海区域土地利用类型之间转换较为强烈,尤其以建设用地、耕地、草地之间的流动最为显著,呈现出耕地减少,居民用地增加的趋势。但目前对环境问题影响最大的,主要是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大面积种植纯人工桉树林。2014年北部湾沿海地区人工桉树林占到林地面积的47.6%,占沿海地区国土面积的22.03%,由此带来系列具有争议的耗水、耗肥、“有毒”、“绿色沙漠”、土壤退化、生态灾害等系列环境与社会问题。

      二是大面积农田转换为虾塘及其进退两难的“虾塘困境”。伴随养殖产业发展,北部湾沿海地区大部分农田转换成了虾塘,导致如今近海线陆域“水汪汪”一片。大面积虾塘引发了一系列土地利用与环境问题:农田被大面积占据,北部湾粮食生产数量下降;受病虫害和市场影响,养虾产业发展受挫,虾塘土地转型困难;养殖废水随意排放,污染北部湾近岸区域环境等。

      二、陆源污染与海洋工程建设等因素共同影响我区近海岸区域生态环境

      一是沿江、沿海生活、养殖污水直排大海,面源污染突出。乡镇村屯生活污水、养殖业污染物直排以及种植业化肥、农药过量施用导致面源污染突出。特别是雨季时节,地表受降雨冲刷,原附在地表水的污染物大量进入周围水体,经地表径流进入海洋,严重污染海洋。

      二是沿海工业废水中重金属未得有效处理,部分时段局部海域海水和沉积物重金属含量超标。北部湾大部分工业项目属于资源、能源、资金、技术密集型产业,但同时又具有高能耗、高污染的特点,对环保和安全性要求极高。2012年,广西沿海钦州、北海、防城港三市共有废水外排的工业企业276家,年排工业污水量7763.76万吨,化学需氧量22060.96吨,氨氮748.81吨,石油类66.14吨,重金属1306.6千克。大量工业污水排放使附近海域各类沉积物因子产生明显变化,造成锌、有机碳、石油类、铅、砷、铜、镉、硫化物和总铬等沉积物因子超标。

      三是沿海三市污水管网不配套,生活污染治理设施不完善。目前北钦防三市每年约3000万吨污水未经污水处理厂处理,直接经市政排污口排入附近海域。2011年—2014年三市市政污水超标率为66.9%-94.1%,超标因子主要为磷酸盐、总磷、氨氮、生化需氧量、化学需氧量等。

      四是海洋工程建设、涉海工程等造成近海区域污染。填海造地兴建码头、港区,以及其他围海造地工程,影响了海岸带景观生态、水动力条件环境、水交换能力、海床滩地形的冲淤、悬浮物扩散和沉降等。项目建成后产生的污染物对沉积物环境质量产生影响。石油工程、海洋交通运输、海洋渔业、倾倒废物污染、外来物种引进、生态环境保护意识不强、生态保护工作滞后等也给海洋环境带来深刻影响。

      三、建议建立海洋环境保护机制,划定并严格遵守海洋生态红线,多措并举共同维护北部湾近海岸区域生态环境

      一是建立海洋环境保护机制,制定协调发展策略。建议成立由政府牵头、各有关涉海部门参与的海洋环境保护领导小组和工作组织。实施经济与环境协调发展策略,明确北部湾不同区域的功能定位和发展方向,统筹兼顾,控制污染负荷总量,使沿海城市生产力布局和污染排放与近岸海域承载能力相适应,以实现保护与开发并举。增加我区海洋“联合审核组”职能,从我区海洋发展与生态文明建设全局出发,对我区海岸线进行整体规划与保护。同时,依据海洋功能区划,根据不同环境承载力大小、功能利用备择性的宽窄和资源的稀缺程度合理布局广西沿海海岸工程和海洋工程项目,保证海岸带资源、渔业资源和旅游资源的合理开发与可持续发展。

      二是明确海洋生态红线,优化区域发展规划。自治区有关部门应明确广西海洋生态红线,建立环境税收制度以实现环境责任的社会化。建议借鉴外国经验,以“排污者付费、利用者补偿、开发者保护、破坏者恢复”的原则收取环境利用税。同时,应切实按照《广西北部湾经济区发展规划》《广西主体功能区规划》确定的区域功能定位及产业发展定位,统筹制定与资源环境保护相适应、相协调的区域中长期产业发展规划,并对各地相关规划进行必要的修订和调整,优化区域产业类型、规模和布局,推进结构调整,促进各地合理有序开发和产业集聚,加快形成各具特色的发展格局。

      三是统筹兼顾陆域与海域,严格控制污染源和物种入侵。抓好陆源污水排海控制,实行污染物排海监控;加快沿海城镇、工业区、港口区生活污水、工业废水、垃圾处理设施建设,实现污水、固废、废气的集中处理、达标排放。抓好农村非点源污染控制与整治工作。依据污染排放对不同海洋功能区的影响,制定符合我区区情的合理的陆源污染控制目标。同时,加强海上污染源控制管理,开展重点港湾污染治理,控制海水养殖面积。加强生物多样性保护力度,对已入侵的外来物种进行有效控制,并限制引进外来物种。

      四是加强科研体系建设和海洋人才培养,开展环境耦合效应研究。协调海洋环保主管部门与各大专院校、科研单位力量,加强海洋环保科学研究与技术保障体系建设。同时建立良好的人才培养机制,加大教育投入,有针对性地培养相关领域的人才,从而为我区长远发展提供丰富人才储备及知识技术保障。建议设立科研专项,综合分析北部湾海域环境与陆域输入物质(类型、数量、通量等)的关系,揭示北部湾近海与入海流域输入物质的耦合效应及其关键因子、演变趋势,探明北部湾近海环境对陆源物质输入的响应机制。

      五是建立陆海环境一体化监控体系及预测预报系统,提升海洋环境监管能力。以北部湾近海区域为整体,整合海陆监管部门资源,综合开展生态环境监测、环境事故监控和处置能力建设、完善环保信息系统建设、加强海洋环境保护科技支撑能力建设和围填海活动的科学监管工作。基于入海河流、近海环境耦合机制,从时空与指标上优化入海流域、近海环境监测站点,集成现有在线监测技术,研发入海流域与近海环境一体化监控技术,构建北部湾江海联动监控体系。同时,衔接现有水文、海洋监测预报系统,引入大数据分析与互联网技术,构建基于江海联动的北部湾近海环境实时在线综合监测预报系统。

      课题组单位:广西地理学会

      主要成员:张建兵、胡宝清、梁铭忠、佟智成

      专报执笔人:张建兵,博士、副研究员。现为广西地理学会副秘书长,广西师范学院北部湾环境演变与资源利用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助理,主要从事海岸带过程及其环境效应方面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