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科协欢迎您!
广西饮用水源地环境污染及隐患亟待整治
654651
来源:广西科协 发布日期: 2015-05-13 

      【按】饮用水是人类生存最基本的需求,饮用水安全问题,直接影响到广大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社会的和谐稳定。近年来,我区饮用水水源地水质面临着严重的威胁。为此,自治区科协组织课题组对我区饮用水水源地及上游地区存在或潜在的影响饮用水安全的污染隐患及问题进行了深入调查,分析了水源地保护面临的主要问题及困难,研究提出了进一步加大饮用水源地保护工作力度和预防整治水源地污染隐患问题的对策及措施等。现予编发,供参阅。

      广西供水水源以江河地表水为主,呈流域性分布的特点,这得益于我区拥有脉系发达、水量充沛、品质良好的珠江流域西江水系。该水系由红水河干流和郁江、柳江、桂江、贺江等主要支流水系组成,流域面积覆盖了广西约86%的地区。其他供水水源还有属华南沿海流域的桂南沿海诸河,桂北属长江流域洞庭湖水系的湘江、资水上游等。

      据统计,广西目前共有县城以上饮用水水源地160个(包括备用水源地),按水源地类型划分:河道型水源地68个,占42.5%;水库型水源地66个,占41.3%;地下水源地26个,为16.2%。各类型水源地供水总人口约为981.8万人,占城镇总人口的93.7%。广西的14个地级市城市供水水源中,除了防城港市与北海市,有12个市的城市供水主水源采用江河水或江河截流型水库水,约占85%。据2011年广西水利厅水环境监测中心对14个地级市的23个饮用水水源地水体水质进行评价,在粪大肠菌群项目不参与评价的情况下,全年期水质合格的水源地有18个,合格率为78.3%。还有相当部分水源地水质存在有不同程度的污染或污染隐患问题,其中青狮潭水库主要超标项目为总磷,玉林市南流江主要超标项目为五日生化需氧量、总磷,贺州市龟石水库主要超标项目为总氮,北海市禾塘村和龙潭村地下水水源地因受地质结构影响,PH值超标等,相关现状也折射出了我区饮用水源地环境污染和隐患问题的严重性。

      为此,为确保居民群众的饮用水安全和身体健康,及时预防整治我区饮用水源地相关污染及隐患问题迫在眉睫。

      一、饮用水水源地污染来源广泛,挑战严峻。

      调查发现,广西饮用水源地的主要污染来源有五个方面:

      一是地质环境自然来源。主要包括3种情况:(1)氟超标:广西局部地区地层岩性含氟元素成分偏高,被地下水溶解造成氟含量超标,从而引起地方性氟中毒。氟中毒的区域主要有:玉林市博白县的大坝镇、贺州市八步区的黄田镇、里松镇、黄洞乡、步头镇、南乡镇和钦州市灵山县的三海镇、三隆镇、陆屋镇等3个县市的部分乡镇。(2)砷超标:有些区域自然地质构造层砷元素含量偏高,砷元素被沿途水流携带入饮用水水源,引起水质恶化,这种类型的典型区域为百色市隆林县。(3)苦咸水:广西沿海地层结构复杂,造成海水与地下水互相渗透,海水倒灌引起苦咸水的生成,属于这种类型的典型区域有北海市合浦县的党江镇、钦州市的康熙岭镇以及防城港市管辖的东兴市江平村等。内陆地域饮用苦咸水的主要区域是贵港市覃塘区、平南县、来宾市合山市、柳州市柳城县及贺州市等。

      二是生活污水和垃圾污染来源。广西大多数城镇依江河而建,但是很多小城镇的生活污水处理工程和设施跟不上,污水处理厂数量不足或建设不完善,生活污水未经达标处理就直接排入江河。沿江农村居民长期饮用劣于国家《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III类标准的水源。此外, 随着农村人口的增加,生活污水量增多,生活污水(包括粪便)直接排入附近的江河及小溪,使水源与污染源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加上大部分生活垃圾都是随意丢弃的,污染源渗水直接影响到饮用水水源,致使水质恶化,并传播疾病。

      三是采矿选矿工业污染来源。广西矿产资源开采量不断增加,部分从业人员未遵守相关规定,造成当地环境污染,并随雨水冲刷进入地表水,致使部分河水污染严重。与此同时,开矿也造成地下水污染。较为突出的是,南丹县是广西典型的矿山区,其大厂矿区、平村锡矿等大型采矿企业大量采矿并就地排污,造成刁江严重污染,刁江隘口村河段砷含量为0.388毫克/升,超标7.76倍;锰含量为1.38毫克/升,超标2.76倍。再例如,合山市东矿煤矿废水不经处理经排水沟直接流入南洪水库,其废水中的大量硫酸盐污染该水库以及邻近的古邦村地下水,经检测地下水硫酸盐含量严重超标,使当地群众身体健康受到极大威胁。

      四是农业和畜牧业面源污染。面源污染的增加也是造成广西农村饮用水水源污染的重要因素。通过对广西14个地级市1991-2004年化肥施用量(折纯量)及农药施用量统计值,采用肯达尔检验法进行趋势分析,结果表明大部分地区化肥农药使用量均呈显著上升趋势。此外,随着现代化畜牧业的发展,各种畜禽粪尿及冲洗污水直接排放到附近水域中或排渗地下,造成有机污染呈递增趋势,引起氮、磷、钾等营养负荷增高,致病菌病毒含量也很高,如不妥善处理,将严重污染地表水水质,甚至污染邻近地下水的水质。

      五是海水养殖建设造成海水入侵。近年来,广西沿海地区大规模开发海水养殖,典型区域有北海市和钦州市钦南区,近年来开发基围虾、对虾养殖速度惊人。北海市及钦州市钦南区海水养殖面积分别为2万公顷和0.67万公顷,虾场大量引进海水,而排水设施不完善,养殖污水直接排到灌溉渠道中,造成地表淡水苦咸化。此外,部分海堤工程年久失修,导致海水倒流河沟,造成苦咸水入侵。

      综上所述,全区饮用水源地污染主要是受自然地质构造、生活污水及垃圾排放、工矿企业废水排放、面源污染输入和海水养殖的影响等等。污染来源的多样性和广泛性,给广西饮用水水源地污染的预防治理工作带来了严峻的挑战。

      二、饮用水源地环境隐患类型各异,问题突出。

      据自治区环保厅和水利厅的水质监测管理部门对2012年度23个长期监测的饮用水水源地评估表明,达标水源地9个;基本达标水源地7个;不达标水源地7个,水源地达标率为69.6%,与2011年度情况(达标率为78.3%)相比,水源达标率降低了8.7%。经过调查分析,广西不同类型饮用水源地的环境隐患各异,主要如下:

      一是河流水源环境隐患。在河流水源地评估中,基本达标水源地6个(南宁市邕江、柳州市柳江、桂林市漓江、贵港市郁江泸湾江段、来宾市红水河、梧州市西江城区段),超标因子均为粪大肠菌群,主要是由于南方城市天气炎热,给粪大肠菌群繁殖提供了便利条件,但粪大肠菌群通过水厂的杀菌消毒处理后,不影响饮用水安全。不达标的水源地4个(玉林市南流江、崇左市左江木排村、钦州市钦江青年水闸、梧州市桂江城区段)。其中玉林南流江超标最为严重,超标因子为五日生化需氧量、挥发酚、氨氮、总磷、高锰酸盐指数、溶解氧、锰、铁;崇左左江木排村水源地超标因子为五日生化需氧量、铁;钦江青年水闸和梧州桂江城区水源地超标因子均为铁。有机物超标原因主要是受上游来水(包括畜禽养殖废水、工农业、生活污水)影响所致;而重金属铁、锰超标是由于上游采选矿厂废水影响。

      二是地下水源环境隐患。在地下水水源地评估中,基本达标水源地1个(南宁市清水泉),超标因子为总大肠菌群。清水泉位于岩溶区域,属于岩溶管道型水源地,水源地类型介于地表水和地下水之间。水资源补给主要来自天然降水、农田灌溉渗漏和岩溶水侧向补给。作为浅层地下水源,取水口位于地下约十几米处,已接近地表取水,受地表面源污染致使地表污染物(畜禽粪污)渗透,同时南方回暖温湿天气促使细菌繁殖共同影响,极易出现总大肠菌群超标情况。不达标的水源地为2个(北海市龙潭村地下水、北海市禾塘村地下水),均为北海市水源地,超标因子均为PH值,属于天然背景值超标,是区域性地质原因,是北海自然环境长期演化的产物。

      三是水库水源环境隐患。在水库水源地评估中,不达标的水源地1个(贺州市龟石水库),超标因子为五日生化需氧量、总氮、铁。龟石水库随着网箱养鱼规模的不断扩大,养殖所投放的饲料等极易造成水库水质富养,致使水中氮、磷成分超标,造成水质污染;铁超标一方面是因为贺江上游地区矿产资源丰富,黑色、有色金属矿采选较多,另一方面由于夏季水库水温分层明显,导致库底沉积物中铁释放,水体中铁浓度大幅度升高。

      由此可见,我区饮用水源地环境隐患类型不同,隐患问题的大小也不同。其中问题较大的是河流水源,主要受到矿业、养殖业和生活排污影响;地下水源的环境隐患主要是由于地质原因引起;而水库水源的环境问题相对较少,主要是网箱养鱼导致。但总体而言,饮用水源地环境隐患问题不容忽视。

      三、饮用水源地环境污染隐患整治迫在眉睫,任重道远。

      饮用水水源是广大居民群众的生命线。确保我区的饮用水安全关系到全区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社会的稳定和长治久安,关系到经济的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关系到我区“两个建成”目标的实现。针对我区目前饮用水源地存在的诸多环境污染和隐患问题,各级党委、政府及有关部门应引起高度关注和重视,多管齐下,及时开展不达标水源地的整治工作,确保饮用水安全。

      为此,特提出以下对策建议。

      一是合理规划建设饮用水源地保护区。根据环保部门水源规划相关要求,对区内的水资源进行合理规划,按照不同水质标准和防护要求分级划分饮用水源保护区,并根据保护级别的不同,执行不同的政策措施和监管要求,科学规划一级保护区面积和二级保护区面积,为水源地污染防治的实施和管理提供科学依据。

      二是积极开展饮用水源地生态环境建设。本着“保护优先、以防为主”的基本原则,水源保护区内应种植适宜本土生长的水生、陆生植物以扩大涵养林、护岸林面积,同时增加人工湿地建设以构建良好的生态系统,从根本上保障饮用水水源地的饮水安全和可持续开发利用,控制水土流失侵蚀,净化水质。

      三是组织开展饮用水源地规范化建设整治。结合《全国城市饮用水源地环境保护规划(2008-2020)》要求,尽快组织各设区市开展饮用水源地规范化建设和整治,如规范水源地标志设置、加强保护区排污口整治的工作力度、尽快完成违法建筑的清拆工作等。开展流域综合整治工作,特别是跨行政区流域的综合整治。

      四是完善风险防范措施,加强应急处置设施建设。如在南宁市上游老口水利枢纽设置突发事件缓冲区,通过建设节制闸、拦污坝、调水沟渠等工程措施,实现拦截、导流、调水、降污功能;另外,在三津水厂水源地二级保护区内的托洲大桥两侧建设事故应急设施,防止高速路上泄漏的化学物质直接进入邕江。

      五是降低面源对饮用水源地污染。结合我区开展“美丽广西·清洁乡村”以及农村连片整治工作,狠抓市县乡镇污水截污、收集、治理和农村面源污染治理,降低农村面源对饮用水水源地的污染。调整优化畜牧养殖布局,严格落实禁养区和限养区制度,全面清理禁养区内畜禽养殖点和饮用水源保护区内家禽放养行为,如可在养殖业大市玉林推广新型养殖技术,将传统猪圈替换“微生物发酵床”新型猪圈,实现生猪养殖的污染零排放,还以畜禽粪便为原料生产有机肥,实行环境效益、经济效益的双赢。

      六是加强对饮用水源地环境污染监管。加大环保执法力度,强化环境现场监督管理工作,水源地风险隐患排查应常态化,特别是加强对饮用水源地及其周边区域工业、危险品和危险废物储运、尾矿库等识别为高风险污染隐患排查与整治,严肃查处涉及饮用水源的各类环境违法行为。对于已建工程来讲,要在稳定污水处理效果的基础上,加强管理,严格执行操作规程,积极进行技术改革和技术创新,减少污染物的排放总量。加强地方环境监测能力建设。建立饮用水水源地水质、水量监测网络,各地级城市环境监测站尽快形成饮用水水质全项目分析能力,加快水质自动监测站的建设,实施定期报告制度。

      七是建立完善饮用水源地生态补偿机制。遵循“谁开发、谁保护,谁受益、谁补偿”的原则,建立完善饮用水源地生态补偿机制,逐步提高生态公益林特别是水源涵养林补偿标准,提高饮用水源保护费标准,让水源区群众从水资源中获得利益,提高水源区群众保护水源的积极性。加大扶持力度,协调好水资源贡献区(水源地)与受益区(城市)的社会经济发展和利益关系。

      八是建立健全城镇饮用水源应急体系。储备充足的备用水源是对付突发性饮用水危机的有效应急措施。要加快形成我区饮用水水源的污染预警、水质安全应急处理和水厂应急处理“三位一体”的饮用水水源应急保障体系,加快应急水源、备用水源的建设。完善各市供水应急队伍建设,优化软硬件设施和指挥调度机制,确保能有效应对可能出现的供水事故。

      九是积极开展饮用水源地安全保障对策技术研究。深入系统摸清饮用水源地污染的来源、规律与特征,提出完善水源地自身综合安全保障体系构建建议,提出环境风险防范措施及风险源监管建议;建立全区饮用水源地安全保障信息管理系统,为政府决策提供科学依据。

      十是加大宣传力度提高群众的环保意识。充分运用网络、电视、广播等媒介,加强对水源地周边城镇居民环保知识的宣传力度,树立群众正确的环保意识和理念。通过召开听证会、论证会等形式鼓励群众积极参与到水源地规划的制定及具体环保行动中来,增强执法效果。
     

      课题组单位及主要成员:

      广西环境科学学会

      王英辉,郭辰,张海强,张 丹,许道全,张瑞杰

      专报执笔人:

      王英辉,教授、工学博士、博士研究生导师,广西新世纪十百千人才工程第二层次人选。现任广西大学环境学院副院长。

      郭 辰,工程师,现任广西金花茶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副主任,广西环境科学学会副秘书长。
     

     

      (编辑:盘健斌、农立尧 审核:陈启浩 电话:2630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