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科协欢迎您!
加强西江生态和渔业资源保护的建议
654651
来源:广西科协 发布日期: 2015-04-15 

            【按】西江流域汇集了我区80%以上的内河水量,是年径流量仅次于长江的全国第二大内河水系。近年来,自治区党委、政府积极推动广西西江黄金水道的建设,以加快形成“西江经济带”。如何在黄金水道的建设中加强对西江生态和渔业资源保护,切实把生态建设融入西江黄金水道建设的各方面和全过程,这值得各级党委、政府和社会各界高度重视和关注。为此,自治区科协向专家学者征集了加强西江渔业资源保护和利用相关建议。现予编印,供参阅。

            西江流域汇集了广西80%以上的内河水量,是年径流量仅次于长江的全国第二大内河水系。西江的渔业和水产资源,与西江的水运、水利、水电和旅游一样,是黄金水道五大“黄金”资源之一。

            2009年,自治区党委提出了《关于打造西江黄金水道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若干意见》,推动了广西西江黄金水道的建设,加速了“西江经济带”的形成。但在现有的出台的《广西西江经济带发展总体规划》、《广西西江黄金水道建设规划》,和自治区有关部门编制的《西江流域生态和环境保护实施方案》中,还欠缺规范和指导西江渔业资源保护和利用的专门规划。这对于“把生态建设融入西江黄金水道建设的各方面和全过程”的要求来说,无疑是一大缺失。

            西江原有的鱼类资源十分丰富,已发现的鱼类达290种,其中经济鱼类青、草、鲢、鳙、鲤、鲫、鳊、鲮、赤眼鳟、光倒刺鲃、倒刺鲃、卷口鱼、唇鲮、斑鳠、长臀鮠、鲶等都是重要的捕捞对象。最高年装捞天然鱼苗产量为1960年的170亿尾。而解决了内陆地区吃鱼问题的关键技术——“四大家鱼”人工繁殖技术,就是当年的鱼类专家研究、模拟西江生态环境而发明创造的。

            但是,西江目前的渔业资源日趋枯竭。主要表现为鱼类品种资源、渔获量日益减少,珍稀水产野生动物资源濒临灭绝,渔业生态系统不断遭破坏。原因主要有:大坝等水工建筑、采砂采矿对生态环境的破坏,电炸毒等非法捕捞作业,工农生产及生活污水污染等;而另一方面,监督、执法能力不足,生态补偿机制不完善。

            拦河坝的建设在给水运、水利、水电业带来巨大经济利益的同时,给渔业生态环境则造成了不可逆转的破坏。大坝阻断了鱼类洄游通道,河道渠化、采砂采矿改变了江河的水文环境,淹没了鱼类产卵场,繁殖受阻,江河鱼类资源得不到自然补充和增殖,资源多样性丧失。

            为此,在黄金水道的建设中切实加强对西江生态和渔业资源的保护刻不容缓。结合区内外专家、学者近年来对西江的水域生态和渔业资源的调查研究,特提出如下对策建议:

            一、建立“西江黄金水道”生态建设协调工作机制。自治区党委书记彭清华指出:良好的生态环境是我区的品牌优势和核心竞争力,特有的生态优越感是我们扩大对外合作、对内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看家本钱。我们要牢固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理念,把生态文明建设融入到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建设的各方面和全过程。为此,建议建立包括生态和渔业资源保护、恢复和利用工作在内的“西江黄金水道”建设联席会议制度,强化人力、资金保障,建立生态补偿机制,全程协调处理西江开发中产生的问题,减少生态环境的人为破坏,恢复、提高河流自净能力和生物多样性。

            二、开展系统性的西江水域渔业自然资源调查研究。1979年至1983年广西水产研究所承担了国家重点科研项目《珠江水系 (广西江段 )渔业资源调查》,对西江流域进行了一次系统调查。时隔30年的今天,大部分河流都建设了不少的拦河坝及防洪设施,较大程度改变了原有的自然生态环境,对渔业资源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现在迫切需要再次对西江渔业自然资源进行系统性的专项调查,查清现状,建立江河生态、鱼类及其产卵场等信息库,重点研究鱼类种质资源保护与评价,为水域生态保护与修复、科学利用提供技术保障。

            三、对西江生态和渔业资源保护进行科学规划。编制能为加强西江水域生态、渔业资源保护和开发利用提供指向的专项规划,作为《广西西江经济带发展总体规划》、《广西西江黄金水道建设规划》的主要内容或附件,把生态建设真正融入西江黄金水道建设的各方面和全过程。

            四、加强执法体系建设。为把拦河大坝和其他水工设施建设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和破坏降到最低程度,国家和自治区已制定了一系列法律法规:如《水法》、《渔业法》、《广西渔业管理实施办法》等,规定拦河筑坝要设鱼类洄游通道、建鱼类增殖站、人工放流苗种等。但许多水利工程没有依法建造过鱼设施或增殖站,已修建的过鱼设施也没有正常运转。梧州长洲水利枢纽是中华鲟、鲥等各种西江溯河洄游鱼类的第一道拦河大坝,虽建有过鱼设施——鱼梯,但其过鱼效果如何姑且不论,问题是大坝截流以来,业主为了追求自身经济利益的最大化,给鱼梯开闸放水的时间屈指可数,即使是鱼类洄游繁殖季节(4-6月间)也不开闸放水,使鱼类无法“登梯”回到上游原来的出生地繁殖,导致品种资源减少、灭绝。建议进一步强化渔政、水政机构和能力建设,强化执法力量和手段,严格执法、监督。大坝等水工设施建设应经科学论证,经第三方专家和渔业主管部门的环境评估,履行严格的审批程序;拦河筑坝要设鱼类洄游通道、鱼类增殖站,并定时严格考核、评价,保持有效运转。

            五、建立和完善生态补偿机制。让江河生态受益者或致污染者非得以有偿和合理成本去享用生态效益,让生态保护者(机构)取得应有的经济激励及补偿或相应的工作经费补偿。建议制定法规和政策,建立健全科学有效的生态补偿标准体系和补偿督办机制,构建并实施生态保护职责和生态补偿对称的措施和评估体系等。如:建设自然保护区、鱼类救护保育中心和增殖站,进行河流生态修复、环保监测等。

            六、建设渔业自然保护区。这是保护鱼类多样性及其生态环境最有效的措施之一。例如梧州长洲坝坝下江段,地理位置独特,水动力环境多样,适合多种经济鱼类产卵繁殖的需要,已成为鳡、广东鲂等鱼类主要产卵场之一;还栖息有花鳗鲡、日本鳗鲡、赤眼鳟、青鱼、鲤、月鳢等25种国家水产种质重点保护品种,是坝下江段鱼类重要的产卵场所及栖息地。2009年获农业部批准设立“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梧州段)”,但至今管理机构及人员“三定”未落实,并无任何管理人员和管理设施设备。就是因为缺乏督办和评估机制。建议:以立法的形式,在西江流域各拦河大坝的坝下江段和鱼类产卵场、索饵越冬栖息地,划定为“渔业自然保护区”或“禁渔区”,设立相应的管理机构进行建设、管理,并定时评估效果。

            七、建立西江鱼类保育中心和增殖站。其职责是使用生态补偿用地、资金,与保护区管理机构一起,开展生态保护、恢复和鱼类增殖工作:(一)在梧州、桂平等重要节点建设西江鱼类保育中心,以珍稀、特有鱼类及重要经济鱼类为对象,为诸如“四大家鱼人工繁殖技术”此类发明和其它保护技术研究提供基础支撑,并可以作为开展环保宣传与科普教育的基地。(二)有计划地进行野生亲本捕捞、运输、驯养、研究并实施人工繁殖和苗种培育,为增殖放流提供苗种,施行放流标志,建立样本回收及监测网络,评估保护、放流效果,建立遗传档案,为物种保护决策提供科学依据。(三)构建模拟产卵场、栖息地环境,诱使鱼类自行进入产卵、栖息。

            八、开展河流生态修复行动。针对水利和其他水工程对于河流生态系统产生的负面影响,为了改善河流生态系统的结构与功能,在西江全流域,包括所有支流,实施“美丽广西”河流生态修复系统工程,做到水常清、岸常绿,提高鱼类和水生生物群落的多样性。主要措施包括:(一)从严控制、治理河道采砂采矿活动,整治、拆除那些已经建成但效率较低的或已废弃的水工设施,恢复水体的原始状态。(二)尽可能地保护河流形态的多样性。保持河流的蜿蜒性、河流断面形状的多样性,尊重河流原有的自然形态。(三)河道水、岸工程设计应为植物生长和动物栖息创造条件。(四)采用植被进行河道、岸坡侵蚀防护。植物的选择以邻近河道自然植被的植物种类为主体。包括河道常水位线以下的沉水植物、浮水植物、挺水植物;常水位至洪水位的区域下部以种植湿生植物为主,上部以中生能短时间耐水淹植物为主;洪水位线以上配有占总量50%~60%的常绿树种,以增加河道观赏性。(五)开展已建水库的生态系统健康评估与预测,并进行诊治。

            九、科学开发利用西江渔业水面资源。拦河大坝虽然对鱼类资源影响巨大,但是它同时增加了大面积的可养殖水面。开发利用坝上库区水面发展网箱、围栏等养殖业,不啻是一种“将功补过”的补偿。当然,利用江河水面养殖,无区划、无限度地开发,也会造成污染。所以,必须经过自然资源调查和区划,依法经批准方可发展养殖。按照专家研究结论,河流型水库安置投饵网箱的最大负荷量为水库可养鱼面积的0.5%—1%。据渔业部门统计,2010年广西淡水大水面面积达1080万亩,主要集中在西江干流的梧州、贵港、南宁、百色、河池等浔江、郁江、右江、红水河江段。建议做好区划,并从环保、健康、品牌养殖高起点出发,发展水产养殖产业,达产后可以使广西淡水鱼产量从2010年的109万吨翻一番,产值增加100亿元以上。

            十、组建渔业水域生态环境监测网络。它将会成为西江水环境监测保护的第一哨岗。历史证明,江河一旦发生突发性或隐性污染,首先表现出来的往往就是鱼类和其他水生生物的死亡、灭失。建议建立、完善广西渔业水域生态环境监测网络,与环境保护、水文主管部门的环境监测网络形成交叉合作网,严密监测、控制西江的水质。渔业水域环境监测站的主要任务是:对江河干流、渔业重点水域进行全天候监测,一是严密监测是否有外源污染;二是对养殖区划内外水质进行监测,对比养殖区上下游的监测数据,发现养殖内源污染是否超出河流的自净能力,据此确定增减区划内的养鱼网箱的载荷量;三是对渔业水域生态保护与修复进行长期、系统的监测,包括筑坝河流渔业水域生态基流,水库物理场、地球化学场和生物场变化,库区健康评估与预测、诊治等,减轻污染物的累积程度,延缓水库衰老过程。

     

             专报执笔人:

            李巧扬,水产高级工程师,广西水产学会会员,政协梧州市委员会委员,现任梧州市科学技术协会主席。

            张益峰,水产高级工程师,民盟广西区委委员,现任广西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养殖研究室主任兼广西水生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主任。

            周 解,原广西水产研究所淡水渔业研究室主任、渔业资源保护首席专家。现聘任:广西老科协研究员、南海区渔政局南海与珠江渔业管理咨询委员、农业部珠江渔业管理委员会生态环境专家。

     

            (编辑:盘健斌、农立尧 审核:陈启浩 电话:2630650)